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琉风之血第六十七章继续忽悠营养

2021-01-15 来源:

琉风之其核心是让低收入农民进城血 第六十七章:继续忽悠

“这、这这……”

莫待颜语句结结巴巴的,好像过分紧张、又似乎是在犹豫纠结着什么东西一样,状态怪异无比。

“怎么了,拒绝回答吗?”青发少女缓缓踏前几步,来到莫待颜面前,与他只相隔两尺的空气,碧瞳之中流转着不明的意味。

“呃……啊!不是这样的!”在洛英目光威逼之下,黑发青年终于抗拒不了那危险的杀伤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狠狠地一咬牙。

“天地可鉴,我、莫待颜,作为公主大人您的护卫的忠心!无论是临时的,还是正式的!”

右靴略向后移了一些距离,莫待颜单用右膝跪地,左手紧紧握成拳头,放置于胸口之前,表情变得严肃无比;一对黑色之瞳,庄重地朝前下方低垂着。

这副姿势,从旁边看上去,俨然就像是一名守护公主的骑士、正在公主面前立下誓言一般。

然而,在听到背后莫待颜对洛英的回答之时,谢梧却是全身剧震;蓦地转人气火的论坛有时我注册几十个过身,一对血红色的瞳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瞪大了看着那单膝跪地的黑发青年。

公主大人的、临时护卫?!

这、这这“猥琐家伙”所说的,居然都是真的?!!

还有,为什么洛英会被莫待颜称作“公主大人”?

——到底……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谢梧的惊诧视线之中,莫待颜没有再站起来,仍旧半跪着解释道。

“公主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脸不红心不跳地,黑发青年说着,“在一个小时前,身为您临时护卫的在下,还在树林之间执行着巡逻安防的工作……”

看看这家伙,语气如此深沉,表情如此沉重,仿佛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喂喂喂,其实根本都是假的!

听到了莫待颜的措辞,谢梧不禁嘴角抽了一下。

果然,这家伙的脸皮早就厚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境界了……

“嗯,继续说。”倒是洛英的表情依然淡定自若,教人完全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碧色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黑发青年。

……相信了?

实在是脱裤子放q!不过你再怎么样

谢梧不禁有种想要开口提醒洛英的冲动。

不过就在这时,青发少女却是转头往谢梧这边看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这……算是在让我不要开口吗?)

不太明白这位身份神秘的少女这一举动的意思,谢梧想来想去还是认作“她是在叫自己不要讲话”,于是便放弃了开口的念头。

“咳呃……”没有注意到谢梧与洛英之间的小动作,莫待颜,干咳了一声,接着道,“然后呢、就在我巡逻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只小萝莉、呃不,是、是谢梧‘大少爷’才对……”

谢梧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幸好这家伙改口改得快,要不然,自己可就会不顾场合地、用手上的青灵蝶舞琴板来告诉这猥琐青年,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了。

但是话说,他最后一句话中所说的“谢梧大少爷”的语气怎么会这样奇怪?

谢梧没有想到,紧接下去,莫待颜所编的故事会更加令他淡定不能。

“再然后,谢梧她……她告诉我说她迷路了,不知道如何找到走出金跃森林的路途,所以、所以……”莫待颜的眼神东飘西忽着,“所以我就想到要先把她带到公主大人您这里来了。”

“毕竟,”稍顿了一下,莫待颜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词句,“毕竟公主大人您也知道的,让这样一个小萝莉、啊不,让这样一个手无寸铁、只是抱着一把华丽而没有实质攻击力的谢‘公子’单独待在树林中的话,也不安全嘛~”

一番长话说完(编完),莫待颜暗地里长舒了一口气。

而至于在一旁听着的谢梧,脸上早就已经挂了不知多少条黑线了。

编造故事可编造得真完美啊……完美到谢梧差点想要直接用怀中的琴板把他的贱脸砸上百八十下,砸成一摊泥粉……嗯,顺便再将他的尸体用鞭子抽成一坨碳原子……

黑化了,黑化了。

——谢梧无可避免地具备了一种名为“黑化”的属性。

洛英的脸上保持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淡然而巧妙地问了一句,“那么,你又是如何晓得谢梧她手上那架古琴只是徒有外表、却没有攻击力的呢?”

“啊咧?”莫待颜愣了一下,貌似是被洛英抓住了一个漏洞而显得措手不及。

但是脸皮厚者莫过于他。很快地,他就寻找到了弥补掉这一大漏洞的方针。

“噢、噢,其实嘛……”平静自若、游刃有余地,莫待颜回应道,“首先,作为我们烟云大陆的武器,一般都是以其中所蕴含灌注的灵力为等级品质的评判标准;尤其是像古琴这类武器,在战斗中几乎无法发挥出什么有效的物理攻击,因此便只能完全依靠于灵力来产生某些特殊效果了。

“哎,”讲到这里,这位黑发青年忽然叹了一这几率太小了吧?但此类“意外”屡屡发生正说明口气,“古琴一类的东西,大约原本就应当放在宫廷闺阁之中;闲暇时间,自可以抚按琴弦,奏上几曲以满足闲情雅趣。就好比谢公子手上的这架——”

“青灵蝶舞琴,”莫待颜的目光骨碌一转,移动到了那正被旁边站立着的谢梧所抱住的古琴身上,“既然被命名了这等富有青春少女气息的四个字,想必……”

眼角一抽,听到了某些个略显不正常之字眼的谢梧、当即狠狠地瞪了一记;并且好像还为了表现威严似地,把怀中的青灵蝶舞琴微微摇晃了两下。

“呃……”被这身披黑色斗篷的、黑发血瞳的少女死死盯着,饶是莫待颜也不禁打了个寒噤,不得不赶忙把视线从那架青绿色古琴处收回,缩起脖颈道,“另外这架古琴从表面上看,非但装饰过度华丽、不适合应付实战,况且——”

“我还从来没有自这架古琴上感受到有任何的灵力存在过。”

一通源于黑发青年口中的长篇大论,至此终于告一段落了。

——在莫待颜话语的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瞬间,整个场面倏地变作了一片寂静。

“吱呀~吱呀~”

……好吧,那两记某两只飞过树林上空的飞鸟之清脆鸣音除外。

“没有灵力……存在过?”满脑子都被疑问填充着的谢梧不由地愣了一下,一对血色的瞳孔映出了茫然。

[以你目前的这个身体,是无法玩好保存灵力的——原因我现在暂时还不想告诉你,不过,有一件事情则是可以肯定的。

[你的身体,无法修炼烟云大陆的灵力,这便是你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曾经的,出自于血琉璃之口的话语,不由自主地在谢梧脑海中回响了起来。

石家庄治疗妇科的医院
南通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南京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