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二憨是我的一个远房本家营养

2021-01-16 来源:

二憨是我的一个远房本家,在我们那里叫近门。按照辈分,我还要称他一辈的。听这名字,大家可能就会想他神志似乎有点问题,其实他是很精明的。那年我刚从医学院校毕业,分到一个市级中医院工作。当我刚上班不到一个月时,二憨便拖着一双不怎么灵便的腿来找我。原因是他的大儿子大寨,和人打架住进了我所在医院的外科病房。二憨的头发凌乱而发白,且显得枯萎,很久没洗的样子;面色呈紫酱色,干燥,多皱,如一片秋深时节在风雨中飘舞很久的柿叶;他的眼晴早已没有了光彩,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眼睛似乎就不曾有过光彩。这样的眼睛再加上一丝胆怯而有些害羞的眼神,令人看后感到心里酸乎乎的。二憨没说话,我也知道他的来意。在这个时候,除了大寨的事,他还能和我说什么呢?我叹了一口气。两年前,二憨家曾和别人家打过一场官司,并不是很大的一场官司,熬尽了所有的精力和财力,也没分出谁胜谁负。在我们老家那里有这样一句话:你若想让谁瘦,劝他盖房;你若想让谁穷,劝他打官司。大寨昨天上午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女人和本村的一户人家动了武,被人用猎枪打破了头。一粒霰弹从右太阳穴钻进去,直逼颅骨。他的颅骨是坚硬的,因而霰弹在击穿它之后已没有太多的力气,只把脑膜压迫得变了形,而没有越过脑膜进入大脑。我对二憨说,你得把实情告诉我,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把握这事。二憨抬起眼睛看着我,艰难地笑了一下。他的笑容仅在眼里闪了一下,没有来得及驱动脸上的肌肉便消失了。为了一个女人,弄出这事情,丢人,二憨说。

其实事情的经过我是知道的。事发时我的一个同事正在花园镇的镇医院坐诊,刚好到大清村出个急诊,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枪声。他回来之后把这事说给大家听,末了才想起问我:你老家不也是在那一块的吗?其实在他叙述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被猎枪揍了的倒霉蛋就是大寨。我到外科病房看了下,问了一下他的主治大夫,说目前还无法判断是否有生命危险。我之所以还要问,是想让二憨在回想这件事情经过的时候反思一下,在这事情上,我们有多少理又有多少错。二憨懦弱的一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他的两个儿子——大寨和小寨,在性格上走向了两个极端,一个比他还要懦弱,另一个却成了村里的无赖首领。二憨说,大寨的姘妇,和小猫子吵架,被人打了,他上去帮忙,给小猫子用枪打了。他这能叫做见义勇为吗?我说我不清楚,就事情本身来说,他也许可以算作见义勇为。但如果不是小英子,大寨会见义勇为吗?我的老家大清村地属花园镇,我和花园镇的派出所长锁锋是高中时最好的同学,和镇党委书记钱玲也很熟,所以我并不关心这件事情会变得更糟糕。我虽说干的并不是什么行政上的官,但在一个市中医院上班人脉还是很好的。无论你多大的官,你还能没个有病的时候。你到医院看病时,自然就要和我们医生拉上了关系。再加上同学和亲戚,又是本乡本土的人,所以家族里谁要有了点什么事,自然就想到我了。我问二憨,你要求什么?二憨说,咱住村东头,小猫子家住村西头,东西两头多年前就有积怨,这你也是知道,村东和村西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件事呢!我明白了二憨的意思。东西两头的矛盾我自然是知道的,我小时候就曾感受过西头人的浓浓敌意。而这一切追溯起来,源于解放前西头人富,东头人穷,东头饿死了人西头还照样呜哩哇哇娶媳妇。我调侃地对二憨说,大寨睡的可是西头的女人。二憨听后脸上猛一红,好像睡小英子的不是大寨而是他。我对二憨说,如果我是派出所长,你会怎么要求呢?把小猫子抓起来?二憨有些慌,胆怯的眼神不敢和我的眼睛相碰。那怎么可以,二憨说。我问,那你说怎办?包骨养伤,二憨说。二憨说这话时,眼神又落了下去,使人觉得他这个要求令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我知道这是二憨所能想出的最狠的一招。

一个小时后,我坐到了花园镇派出所长锁锋家明亮的客厅里。这几年干公安的发展快,社会上油水多,这还将来导弹数量还会增加。目前还没有可以证明中国巨浪-2导弹拥有分导式核弹头的资料。但总体看来刚工作没几年,锁锋的二层小楼就起来了。我和锁锋是同班同学中关系特别好的,在高中坐了三年同桌。他原来也是出身农家,高考时报了省公安学校,在那学习了三年,毕业后分到县公安局刑警队上班。也活该这小子走好运,上班后被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看中,副局长把同样也是在公安局上班的女儿许给了他。两年后,他就从公安局刑警队下放到花园镇派出所当了个副所长,再两年后就去掉了前面的副字。在同学中,这小子官不是最大,却是最会显摆,据说手伸的也是挺长的。这和当年上学的时候是截然两样,你只要看他那日渐隆起的肚皮,就知道这几年他捞了不少钱。在我们老家那里这些乡镇领导和派出所的人员,名义上是在下面乡镇上班,其实家都是安在城里。我向他讲了案情。我说锁锋这么多年老同学我没找你办过一件事,这件事你可得认真点。这关系到我的家族和老同学与我在老家亲戚之间的面子。我的家族里的人被人用枪打了,这要办不好,以后我回老家就没面子了。我说后,锁锋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以前我所熟悉的轻松滑稽的笑容,一瞬间我还在那脸上看到了一抹羞红。这在中国工程机械领域事,我知道了,锁锋说,只是不知道是你亲戚。我笑了笑问,锁所长你说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他说,先治伤,别的以后再说。我说当然要治伤,我是医生不比你知道吗?不治伤,大寨人就要毁了,但小猫子怎么办?锁锋说小猫子恋家离不开他老婆,不会跑掉的,我随时可逮他。我说一个持枪致人重伤的人,你作为派出所长还能让他在家恋老婆吗?锁锋说,你说应怎么办?我说按照这种趋势我不知道,我认为法律要求你怎么办你就该怎么办!锁锋说,你懂得病应该怎样治,但是我可是比你懂法的。我说懂法的人有一个特长,那就是把贪赃枉法的事做得像法律允许的一样理直气壮,而且滴水不漏。我很清楚锁锋的为人和作风。对他来说,小猫子与钱相加是重于我们同学之间的交情的。我看看和锁所长暂时也说不出个什么结果来,只好去找镇党委书记钱玲。钱玲是我高中时的一个女同学,长得千娇百媚,气质优雅,才华横溢。她大学毕业后,托她常务副县长老爹的福,走向上了行政。她现在已坐上我们花园镇政府的第一把金交椅。原来在学校时我俩并无多少来往,走向社会后有了几次接触。每次见面时,她总伸出热情的手,一脸阳光,甜甜地说: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你一定要找我。谁知道,这次我还真找到她了。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钱玲的说法和锁锋的说法一样。在这一刻我真的怀疑是我错了,还是他们把我给弄糊涂了。(待续)

共 25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头发凌乱而发白,且显得枯萎,很久没洗的样子;面色呈紫酱色,干燥,多皱,如一片秋深时节在风雨中飘舞很久的柿叶;他的眼晴早已上半年核心业务收入将有低个位数跌幅没有了光彩,再加上一丝胆怯而有些害羞的眼神,令人看后感到心里酸乎乎的。”这就是二憨给人的初始印象。二憨,名憨人不憨。他的大儿子大寨,为了一个女人和本村一户人家动武,被人用猎枪打破了头。“我”刚从医学院校毕业,分到一个市级中医院工作。二憨是“我”的一个远房本家,大寨的前景会怎样?“我”能为二憨排忧解难吗?期待精彩的后续。问好作者!【:上官竹】

1楼文友: 10:45: 8 “头发凌乱而发白,且显得枯萎,很久没洗的样子;面色呈紫酱色,干燥,多皱,如一片秋深时节在风雨中飘舞很久的柿叶;他的眼晴早已没有了光彩,再加上一丝胆怯而有些害羞的眼神,令人看后感到心里酸乎乎的。”这就是二憨给人的初始印象。二憨,名憨人不憨。他的大儿子大寨,为了一个女人和本村一户人家动武,被人用猎枪打破了头。“我”刚从医学院校毕业,分到一个市级中医院工作。二憨是“我”的一个远房本家,大寨的前景会怎样?“我”能为二憨排忧解难吗?期待精彩的后续。问好作者! 联系:

太原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成都子宫性不孕医院
南通早泄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