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尧渡老街营养

2021-01-15 来源:

尧渡老街,关于石台白石岭古村落的介绍

许多人都喜欢去寻觅那古城老街。因为它有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民俗文化底蕴。一直对家乡的尧渡老街情有独钟,尧渡老街,安然流淌在岁月深处,种种湛江港 防城港斑驳凄迷的旧痕,勾起我们对往事的回忆。老街石板街时常呈现眼帘,记忆闸门无从关闭。青石板铺就的老街,扇扇开合的斑驳木门,窄巷深处高高的灰砖墙,一排排青瓦砖房,袅袅升起的炊烟和鸡鸣犬吠,人影亦动声声渐起的情景,竟无数次触碰我的心门。依然可感受到老街的体温,老街的味道,唯对这老街的记忆永存。静静地凝望老街,感谢老街还在,所有的伤怀,愁绪,感叹,都如过往云烟,任双眸那饱含无限思的泪水,把思韵拉长…

尧渡老街位于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尧渡镇中心北部,距今已有2400年历史。为徽派建筑的代表,是徽风历史文化街区,悠久的尧渡老街,是东至县城的根基和母体,原东至县政府所在地。尧渡街本不是县城所在,只是尧渡河西岸的一条石板街。县城原设在河东的梅城,民国元年为建德县,民国3年因重名改为秋浦县,民国21年由秋浦县改为至德县,抗战期间让鬼子飞机给炸毁了。抗战胜利后,政府无力再建,便迁至河西的这条石板街—尧渡街。解放后,1959年由东流和至德两县合并成东至县,县政府设立在尧渡老街。

尧渡老街的街名,于远古时的尧舜二帝由此过渡而得名,素有“尧舜之乡”的美誉。传说远古时期舜帝初耕于不远处的历山,贤名远扬,尧帝前来拜访,在此渡河前往历山,请求舜下山辅佐朝政,舜始不肯,愠怒而去。后尧帝再三恳请,舜感其诚,出山理政。后人为纪念尧帝求贤的这段佳话,把这条河命名为尧渡河,河畔的小城亦名为尧渡镇,镇上唯一的一条石板街亦叫尧渡街。老街的路是长条形光洁的石板排列成的。老街的屋宇是色泽古朴的艺术品,清一色的粉墙黛瓦,屋连屋,一对一的排列着,上面点缀着碧绿的青苔。老街依河而建,古时尧渡河直通长江,击壤桥下设有商埠码头,临水的每家每户房屋后墙下留有系船的船桩和埠头。

尧渡老街,宽五米左右,但不短,号称三里长街。尧渡街按河水流向分上街、中街、下街三部分,在中、下街的结合部依河道走势有两个九十度的转角,转角临街处贴墙建有一座三层翘檐假楼阁,街上人即称此处为转拐阁。楼阁底层有个神龛,神龛里香火不断,据说有镇蛟妖、杜水患之灵气。老街上比较大的建筑有接头的无风塔。相传安庆是船形,建有振风塔,尧渡街是个竹排形,故在中街建了无风塔。旧时,尧渡街经常举行庙会,庙会期间,除了在庙堂举行佛事活动外,还要在花戏楼演出目莲戏以驱邪避害,祈求平安,丰富旅客商人和市民的文化生活。

老渡老街,街面用花岗岩条石铺就,条石长一米左右,中横侧竖,虽不怎平整,但很有规则。街道两侧的房舍一户紧挨一户,不少是共用一面墙。各家门面不宽,但一般都有三、四进深,中街正对河湾处,有的门户多大八、九进深。为行走方便,街道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条狭窄的小巷子,直通河道,有的长达一百多米,可谓是小巷深深深几许。别具特色的是街道多数门面砌有高一米、宽六十公分左右的砖柜台可以说德甲霸主正是兵强马壮,门面以木板为主,开启方便,商住两用。当年,赣北部分地区和徽商的不少货物均从这里吞吐,凝视着上街头麻条石上的道道独轮车痕,恍惚间能让人隐约听到悠远的吱吜声,象世纪老人在轻轻诉说着当年的。

尧渡老街东侧紧挨河道,房屋建在河墉上,住户一出后门就可洗衣洗菜,浆洗衣裳。每天早晚洗衣棒槌的捶打声,与对岸山峰的回音此起彼伏,相互交织,不失为古老街道的一支独特交响曲。由于独特的区域功能和地质条件,尧渡河上建桥,那是很晚的事情了。据《山水东至》介绍,明万历辛亥年(1611年)本邑蜀人王浙倡议捐资修桥。于是筑石墩十三座、十二孔、木横梁桥。数年后,木腐桥危,改石梁。花岗岩石条梁,每孔七条石梁排列,桥墩上加双层石梁悬挑,增加桥墩的高度、缩短了孔跨。桥总Premiere Vision 法国第一视觉展览集团(简称PV展)与东华大学合作在上海举办公开课。集团总经理顾雷奥、时尚总监赛宾娜分享了PV展最新发布的2015 春夏流行趋势长四十余丈,宽一丈三尺,并建石栏栅。桥依古风名击壤抗日战争期间,击壤桥梁石被飞机炸毁。后恢复木梁桥面。1959年上游百米处建石拱桥,击壤桥废。2000年后县城北扩,在击壤桥下游十几米处复建击壤桥。于是,击壤桥名在型不在了。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尧渡河水赋予家乡人温顺、包容和本份的秉性,居户们邻里守望,和睦相处。

老街的街面不宽,每年夏天,由于街面窄小,房舍密集,通风差,屋内非常闷热。一到傍晚,人们都用井水泼凉自家门前的石板,把竹床、竹椅搬出来依次摆放,做好晚间纳凉的准备,使得本就不宽的街面更为拥挤,过往行人只能穿行。入夜,街上可热闹了,大家在朦胧月色中说话、交流:讲故事的、唱小曲的、插科打诨的,随兴而发;家长动作片中的极品里短,城里城外,无话不说,无题不有。时不时还有熟悉的过往行人插话打趣,引发阵阵笑声。还记得那时,大人们谈天说地,孩子们捉迷藏,打夜战,从这家转到那家,从这拨人群钻进那拨人群,时不时引起姑娘们的尖叫和大人们的责骂。夜深了,人们陆陆续续回家睡,不少怕热的索性把蚊帐支在竹床上,在外睡到天明。孩子们不大情愿回家,总是在大人们的叫骂声中无奈的慢慢吞吞地回去睡觉。夜深了,热闹了一阵子的尧渡街寂静下来,不远处不时传来打更人悠长而沉闷的喊声:小—心—火—烛,防—火—防—盗…

时代变迁,沧海桑田。尧渡老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随着旧城改造的步伐加快,灵动的河水改道了,厚重的石板没有了,街道铺上水泥路面,不少住户的门面改成砖墙,街上的陆续迁住其它地方。而今老街已慢慢失去了原有的古朴和喧闹,三里长青石铺就的街路和合面相对的街店已在一尺、一丈、数百米的减少,昔日的容颜不见了,入夜的热闹也消失了。但老街的风采、老街的神韵,老街的纯朴、宽厚、善良,已深深铭刻在人们的心中。我几次特意到老街转转,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情愫,独自寻思:古老的街道有着历史的命脉,那不可再生的古街特色就是命脉的魂,失去了魂,任何肌体都是没有生命的躯壳。尧渡河、麻条石与尧渡街是皮与毛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很遗憾,我们有很多东西都是在失去以后才感到它的珍贵。

花戏楼

无风塔

尧渡老街

上街古井

中街

下街石拱桥下桥洞

上石拱桥车道

下街

尧渡河东岸金字牌公园

尧渡老河

尧渡老街石拱桥

尧渡河流经县城约三公里,呈月牙形,河面宽处不足二百米,窄处仅五、六十米。河水不深,只有二、三处深潭,最深的潭紧贴一陡峭山崖,似一面竖立在水上的镜子,叫镜子牌,又称金字牌。河水常年潺潺流动,清澈见底,站在河岸,清晰可见水中的鹅卵石、水草和游动的鱼,甚至连鱼身上的鳞都看得清。河上有座石拱桥,那年月,石拱桥算得上是县城的标志性建筑了。尧渡河流动了多少年,我无从知晓,只知道祖辈都生活在河岸边,吃河里的水,用河里的水。她养育了老街一代又一代人。每一个从这里走出的子孙都得渡过这条河。清澈的河水留下他们的身影,洗净他们的心胸,植下眷念故土的情愫,赋予建业闯天下的情怀。

这条河让我们留下无数美好的童年记忆,但每年汛期,洪水泛滥,淹没县城,造成不小损失,确也让人烦心。尧渡河一次大的变迁,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那时,东至县委、县政府,调动全县人力物力,组织了一次综合治理尧渡河工程的大会战。在那火热冲动的年月,农业学大寨如火如荼。一个伟大的水利工程,把河改了道。昔日秀丽的河道变为数滩死水和面积不菲的沙石地。虽说县城里洪水不再有了,但尧渡河和老街小镇却也失去了往日的灵气和神韵。喜的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里,县政府注重保护与并举,那废弃的老河道逐步在整治,改道的新河也呈现出人们期待的清澈与灵秀,衰败的老街旁崛起一座新县城,旧貌换新颜,有了新时代的城镇韵味。

击壤桥

尧渡新河老大桥

尧渡新河两岸风景

东至高速公路高架桥

尧渡老河两岸风景

东至县政府文化广场

东流大道与敬慈路十字路口

舜帝花园小区东大门

舜帝花园小区南大门

鑫林河畔商业街

印象鸿庆楼

县中医院与碧桂园小区

政府文化广场夜景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街

《老街》是李荣浩演唱的歌曲,收录在专辑《小黄》中。模仿周杰伦的《上海1943》的歌曲风格,从曲调来说,主打歌《老街》旋律朗朗上口,采用了三段体的曲式风格感情也层层递进,一开始的吉他营造出安静的氛围,又以平缓感人的曲调贯穿其中,舒服的音乐元素编制让我们感受到这位音乐独行侠别样的细腻情感,而李荣浩质朴感性癿嗓音更是锦上添花,将自己对老街的那份说不出的伤感表现的淋漓尽致。不管是学生、老板、工人、警察,大家都有自己的童年且对小时候故乡的记忆。我们有时更会在失意戒疲倦时想起儿时的老家。

朗圣丹媚的药理作用
依西美坦是怎么治乳腺癌的
天津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