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合肥少女毁容案二审 被告律师质疑受害少女过度治疗

2019-07-15 来源:

合肥少女毁容案二审 被告律师质疑受害少女过度治疗

四年前,17岁中学生陶某因求爱不成,将汽油泼向了16岁少女周岩并点燃,导致周岩严重毁容。最近这一备受关注的合肥“少女毁容案”有了新进展。  今年5月15号,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对此案民事赔偿一审宣判,受害人周岩获赔172万多元。面对这一判决,原告、被告均不满意,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昨天(11月26日)上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被告以“保护隐私”为由申请不公开审理。法庭上,双方争论的焦点依旧是备受关注的赔偿金问题。  被告代理律师质疑原告过度治疗,原告一方作何回应?二审之后,原告、被告双方是否达成一致?  阴了近半个月的合肥终于放晴

合肥少女毁容案二审 被告律师质疑受害少女过度治疗

,合肥“少女毁容案”受害少女周岩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已经进行多次手术,但是因为烧伤严重,周岩脸上和手上留下的疤痕依然十分明显。

周岩称:“我是在北京,我一直住在医院,还在其他医院做短期治疗,差不多20天一次,每天拿药用。”  周岩今年20岁,4年前,因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周岩惨遭同学陶某某泼洒汽油并引燃,导致周岩严重毁容,伤残等级为五级。2012年5月10号,陶某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今年2月4号,该案民事赔偿案在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周岩及家人将精神抚慰金提高至150万元,总索赔金额达到467万元。5月15号,该案民事赔偿一审宣判,受害人周岩获赔172万多元。民事赔偿案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表示不满,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昨天上午庭审前,周岩接受采访时提出,希望法院二审能依据鉴定机构和医院提出的材料进行判决,关于自己教育权受到影响也应给与相应的赔偿。  周岩说,一审她没有上诉,对方家先上诉称治疗费有医院免费和捐款,精神损失不用赔,对方被判刑了,所以不赔偿。伤残费方面,对方也声称自己手术没有终结,但是关于这一点,医生和法律可以证明治疗是终身的,是不是她一辈子不结束治疗,这笔钱就一直得不到呢?包括受教育权,她在高一被迫中断学业,有权利继续学业。  由于被告向法院提出不公开审理,媒体只能在法庭外等候。昨天下午5点庭审结束后,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透露,庭审主要围绕两个问题展开辩论。首先是赔偿金问题。  李智贤说:“我们申请的所有项目他没有一项认可的,连在合肥出院以后她父亲帮她拿的疤痕贴和药膏,大概2万块钱左右,他也认为不需要。北京的费用,他认为你没有收费明细,对方提供免费的治疗,他认为不应当支付。如果按照这种理论,侵害方不去积极履行救助和治疗义务,只要有人做好事不承担,那么这社会不就没人敢做好事了吗?”  案件的另一个争议焦点是,被告代理律师质疑周岩存在过度治疗。对此李智贤表示,周岩烧伤部位很多功能还没有恢复,不存在过度治疗。对方认为从安医附院出院以后的治疗都属于整形,但只是脱离了生命危险,治疗没有结束,如果不治疗,疤痕增生会导致嘴巴无法张开,脖子无法动。现在是改善基本功能,还没有到所谓的整容。  据了解,从2011年事发至今,陶某某家人一直没有露面。在庭审结束后,陶某某律师表示,在宣判前不会对案件做任何回应。  陶某某律师留下仅有的一句话准备离开时,周岩情绪激动突然将其拦住,表示要“讨个说法”。周岩说:“既然您是他的代理人,那么,我们去找陶汝坤,去找他父母,今天您必须给我一个回答,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他儿子到现在还关在少管所,为什么?”  情绪平复之后周岩说,高昂的治疗费用让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自己每天使用的除疤痕药膏,一支就需要300块。周岩说,目前自己的情况很难找到工作,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一个月前她开了微店,希望用挣来钱买药膏。  介于双方分歧较大,本案并没有当庭宣判。在离开法院时,周岩说,自己20岁了,这个年纪女孩该有的小情感她都有,但是她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就像遥远的星星,可望不可即。对于未来,她希望自己能够学好画画,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而当下,她只希望一边治疗一边开微店,攒下钱,重拾噩梦发生前的爱好。想要通过微店一年、两年够存8000块钱学古琴,烧伤以后手不能弹了。

已同步至杨海威的微博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