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太阳初露嫣红的屁腚节能

2020-10-24 来源:

这日,太阳初露嫣红的屁腚,豆人来到牛花花吊脚木楼下,“喔喔,六点半咯!”

牛大扎起两匹辫子才下来,“石弟,咋的恁么早就来了?”

豆人举一举茶壶,“给月亮送早点来了,马蜂燕麦粥——她最爱吃的!”

牛大:“八妹没在,昨日去闹闹家看孩子,估计要住三五日才回。近来,石弟过得好嘛,新媚妹找到没得?”

豆人:“唉,每日食饼十千,以填肚子忘悲催。”

牛大:“这愁苦得白发落九天咯,何不学孔子斗酒十千呢?”

豆人:“牛大不晓得时下酒贵,茅桌酒与五娘液又涨价咯,还就食饼划算。况且,孔子酒量虽不错,抵得上老子、孙子,可斗不过墨子哈,人家老墨连墨都能喝,还怕喝酒?”

牛大:“呵,墨子喝墨?”

豆人:“喝的,喝完就磨叽、欠债不还,差钱哈——豆人寻媚妹那事,也差钱。”

牛大摸了摸牛辫,道:“昨日,寨子7号铜公鸡稀奇地下了两银蛋,比李咏那蛋好多了,估计能卖一价钱,石弟先拿去、做寻姨太的经费吧。”

豆人抚摸了一下茶壶,“那,咱且就拿着,等咱发财了、连本带利还你!”

牛大:“客嘛气嘛,只管拿!当然,日后你真发了财要还,牛大也不好拒绝,难得石弟一片苦心在茶壶嘛!”

豆人:“谢牛大。唔,这燕麦粥你也不爱喝,咱先带回去,放马蜂窝冷藏,等月亮回来,你再喊她回娘家喝粥呗!”

豆人脖颈吊茶壶、怀抱两银蛋回到桥头窝,盈盈小师妹已候在那儿了。

豆人:“师妹咋的来了,吃早餐没有,喝粥不?”

盈盈:“不喝。还不就为了你竞聘媚妹的事儿,马总那边讲赞助经费,可篮子秘书长一拖再拖,拖到这会都不见一文;俺就飞鸟传书马总,马总讲却道钱已拨了,再问篮子,原来篮子打拖拉机把经费拖没了——怎么办嘛,今日约了几匹媚妹面试呢?!”

豆人:“师妹莫急,你先帮师兄取下这脖颈上的茶壶,拿去008号马蜂窝冷藏,咱再跟你讲。”

盈盈把马蜂燕麦粥存好,豆人也从鸡毛袋里掏出那俩银蛋了,“师妹,没见过这东东吧?你在上发一帖子给大仙,讲有蛋卖,要快,不然就卖给李咏或老毕姥爷咯!这东东啊,谁卖了谁是大佬哈!”

盈盈:“师兄讲得这么玄乎,这蛋可有得什么稀罕的嘛?”

豆人:“师妹哈,铜公鸡该下铜蛋,可下了俩银蛋,就捣乱嘛,因而这蛋就捣蛋(导弹),笨啦灯与他表哥撒蛋屋都抢着要哈!谁有了谁大佬,谁有了谁就硬起咯!”

盈盈:“啊,这不就是捣军火——”

豆人:“瞎讲,换一个讲法,喊作高科技,等卖了蛋,一边找媚妹、一面贩牛肉去牛寨卖,可持续发展嘛!对了,今日有谁来面试哈?”

盈盈:“小泥鳅、宁静、如歌、豆豆,还有梧桐夏荷丝丝雨等。”

豆人:“盈盈师妹也十七了,报个名呗,自家人也得照顾照顾,莫让别个抢完彩头哈。”

盈盈的脸小红一下,露出两酒窝,羞羞地答应了:“那、好吧!”

2

小泥鳅小嘴嘟嘟喝茶,轻启蜜桃小嘴,稍露贝壳小牙齿,柔柔问道:“嗯,可以开始了?”

盈盈也滴了几滴口水,发觉自己失态,才连忙道:“喔,唔,那就开始吧,你叫?”

小泥鳅:“译名小泥鳅,英文名喊萧妮萩,是妮萩,可不是那什么静秋,俺可是有阅历、有曾经的人!”

盈盈:“唔,你是纳西族的、丽江人?”

小泥鳅:“对啊,就是生长在丽江的小纳西。”

盈盈:“你方才讲,你是有阅历、曾经的人?”

小泥鳅:“十几年前,俺从丽江奔来这胭脂岭昆囵峰,那会才初初含苞欲放——”

盈盈:“这会已凋谢了?”

小泥鳅:“瞧你讲的,这会俺已亭亭近而立啦!日子过得真快,孔子站在大树底下讲,逝者如斯夫,果子全被偷完咯!”

盈盈:“啊,你还会作诗?”

小泥鳅:“平日里搞散文诗,装牛逼时作律诗,早上整梨花体,午饭来手抓羊羔体,晚上现本性、捣鼓泥鳅池塘诗。”

盈盈:“俺师兄最怕作诗的媚妹,看见了就胃疼,前日来的茶花、秋水、若尘就OUT了,恐怕小泥鳅你——”

豆人赶紧“帘卷西北风”,像冬天里的一把火 燃烧、打后屋杀出来,“师妹,留下留下,胃疼一豆人、快乐一大家,留下吧!”

盈盈:“师兄,你怎么跑出来了——”

豆人:“后院那里、女汉子如歌攻进来了,师妹且去挡一档!”

盈盈:“那,这边——”

豆人:“咱来伺候、不、招待小泥鳅,师妹快,救后院,不然那如歌就点火咯——回头给师妹俩窝马蜂!”

两人愣了好久,豆人的两手都搓出了半斤茶垢、到底开口咯:“泥鳅,唔、你还好吧?”

小泥鳅又望了一会豆人,凄然一笑,应道:“好,挺好的!”

豆人:“当年,咱——”

小泥鳅:“当年,你一声没吭、人就没了,挺好的啊!”

豆人:“当初,咱不辞而逃,实在极为醉过恶极!今日能再见泥鳅,不管你想怎么样豆人都答应你。”

小泥鳅:“当年你走火入魔、性命不保,送去硖石潭困情谷疗养,泥鳅每日采集苞谷嫩须露水给你湿身,每日炖鸽子玉米汤给你补肾,每日烧玉米秸杆灰给你搽脚,每日——”

豆人:“鳅,别讲咯,你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捣蛋,轰碎了豆人的小心;咱知道咱欠了你一地球的苞谷,若下辈子还能遇上,咱一定陪你种一辈子的玉米!”

小泥鳅:“那你,怎么就舍俺而去、跟了牛寨的弯月呢?”

豆人:“咱不敢肯定咱俩的情,也怕咱再走火入魔,也怕害你愈深——”

小泥鳅:“原来石头,仍旧恁么情义——这也不枉泥鳅念了你七年零520天哈!”

豆人:“鳅,豆人欠你的实在太多,下辈子咱愿变作一匹善良水蛇,与你池塘里嬉戏,浮水钻泥,照顾你、保护你、疼惜你,直至鱼塘干涸池泥枯裂、就当咱俩共逐爱情的现成坟墓!”

小泥鳅:“不要,俺没那耐性,俺等不及啦!”

豆人:“啊,你想干什么?”

小泥鳅:“瞧你那德性、一点没变,俺是讲等不及下辈子了,今生就好;不然,俺还来找你做什么?!”

豆人:“鳅,你对豆人太好了,你就是咱最窝心的苞玉儿!你等会,咱先去后院退敌、退了如歌梧桐雨等媚妹,就捧马蜂燕麦粥与油炸蜂蛹来给咱的泥鳅吃——桥头窝牌马蜂燕麦粥,媚妹吃了年轻,汉子吃了壮腰!”

小泥鳅:“哎,俺等着哈!”

豆人:“去一会就来,就来,等着喔!”

小泥鳅:“唔,嗯!”

后院,盈盈舌“战”群裙,恰恰带劲呢,豆人托着脑袋屁颠屁颠复出了,“诸位媚妹好哈,今日桥头窝彩蝶流连忘返、马蜂忘我酿蜜,多年难得一见,实为诸位媚妹芳驾莅临,豆人倍感到了拱铲主义的优越性咯!”

丝丝雨:“你托着脑袋做什么?”

豆人:“幸福太沉甸甸了,让咱有一点头重脚轻根底浅。”

梧桐雨:“梧桐雨丝丝雨夏荷雨,还有飘飘亮、乐小鱼等媚妹要弹劾你,凭什么就不许桃花岛的媚妹来竞聘媚妹秘书啊?那么优厚的待遇岂能落在别的媚妹的头上?非桃花岛媚妹莫属才好!”

豆人:“梧桐媚妹大概忘了,两三个月前,咱为赚点家用到桃岛兼职救生员,可受足了妖精的调戏、吃尽桃花的苦头哈(老让豆人吃桃花、想吃一桃子不得),完了还拖欠工资、至今一文没得,白白折了咱全心全意做的那 66人次人工呼吸咯!”

飘飘亮:“那么,补你的工钱还能来竞聘不?前几日你也OUT了茶花、秋水、若尘(连桃花岛邻居糊涂屯媚妹都株连了),也算打平咯!”

盈盈:“俺师兄怕作诗媚妹就作诗,这那是竞聘、是要拿人命啊!”

豆人:“况且,你们桃岛的大船凭借当朝宰相刘罗鼓的庇护,整日扑杀鲨鱼、取熊掌,忒暴力忒惨烈忒恐怖了,豆人乃爱憎分明之徒,孔子也教导咱,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梧桐雨:“那你得赔偿,未经联合国批准竟擅自OUT参聘选手——”

盈盈:“俺们没得钱,要命也不会给!”

豆人:“算了师妹,给她们一人仨窝马蜂吧;蜂蛹清蒸或油炸,媚妹们吃了都美容,三八四八全都变十八,完了蜂窝还可做袖珍冰箱子使。”

桃花岛一伙媚妹才走,如歌的火起也就摆桌面上了,像一愤怒的战鸽、圆眼来回瞪了几转豆人与盈盈,一大喝“啊哆”,霍元甲、陈真似的扎起马步,“来,咱要打两个!”

盈盈:“媚妹你竞聘就竞聘,你那么火爆学咏春叶问做什么?”

如歌:“哼,这是霍家拳,懂不懂、识货不识货的!你俩凭什么搞这么多限制条件哈?”

豆人:“后来,咱不是喊师妹不拘一格录取人才了么。”

如歌:“啊——哆,咱怀疑你俩借此诈骗掠财!”

盈盈:“瞎讲,俺们就收一文报名钱,一文能做什么?核实材料的费用都不够。昨日就有一报名的,年龄隐瞒了三十多岁不讲,连性别都是假的——”

如歌:“总之,咱就觉不得劲,一看就像是坏人,特别这悲催的豆人,特色、色咪咪色迷迷色靡靡色密密色萌萌的!”

盈盈:“哎哟,媚妹讲话怎么能凭感觉呢?”

豆人:“咱瞧出来了,你就是来踢馆的,明讲吧,你直属工伤局还是打架(假)办?”

如歌:“啊哆!咱是媚妹特工,代号歼18!”

豆人两手抓头,连撞墙碰壁的心都有咯,“孔子讲咯,舍不得羊羔逮不到狐狸;得得,咱给你8窝马蜂,再多咱就得去捡破烂了,你就高抬芳脚、放咱一牛吧!”

如歌一换马步,“哼,咱不要这东东,咱只要凑热闹看热闹——”

豆人正欲撞柱子,如歌的“大姐大”突然响起,“喂,什么?三饼酒后游泳、撞到一辣妹、闹腾起来了!岂有此理,敢在咱老板娘的游泳池里撒尿——不、撒野,不要命根子是不?臭豆人且让你再得瑟几时,咱迟早还要来收拾你的!”

如歌一溜没有了踪影,豆人长舒一口气,盈盈道:“师兄,还有一位在柴房里呢,豆豆。”

豆人:“喔,那你先去前堂煮点东西,跟小泥鳅一起吃着,咱过一会就来;辛苦你了,师妹、关键时候还就师妹最靠得住哈!”

4

甜蜜蜜的柴房里,豆豆正忙着加火烧烤蜜饯猪耳朵,一见豆人扑了进来,用糯糯的嗓子问道:“豆人哥,还有得蜂蜜么?再加一点这猪耳朵更有味儿啦,大黄蜂酿的蜜最好!”

豆人一脸的痘痘与惊诧,“这,这、这是咱的柴房?”

豆豆:“唔,难不成是豆豆的哈,豆哥先尝一尝烤耳朵呗?”

豆人一脸讪笑,“怎么整的,才一小半日,就给你收拾得成美食坊一样了?”

豆豆也嫣然一笑,“那么,豆哥,还满意的吧?”

豆人连连点头,“满满满,简直太满了!可是,哪个喊你收拾的,是盈盈小师妹么?这实在是太为难豆豆咯,让你干这等粗活;过来,豆人哥看看你的小嫩手、没有二线蓝筹股也存在着补涨的可能。 能否成为引导大盘新的主升浪现在的问题是被木柴刮到吧?”

豆豆便将手递给豆人,豆人摸了又摸,摸了又往上摸,豆豆就道:“豆哥摸到肩膀上了!没得事,豆豆习惯了。盈盈媚妹也没讲,她领豆豆来这儿就出去,豆豆以为是面试的考查,就按自己的喜好收拾了一通,没料到豆哥评价的“海拔”这么高,真真喜出望外豆豆了!”

豆人缩回的熊掌,又直摸自个的大脑勺,愉悦的道:“豆豆这么会持家,好好难得啊!孔子讲咯,初一十五,就吃烧烤水煮。豆哥马上整两瓶大黄蜂蜜、煮暖了,咱俩边吃着烧烤边喝蜜——嘿嘿,再畅谈一下咱们往后的美好日子,不羡鸳鸯不慕仙咯!其实,豆人家的一等好蜜、就藏在这柴房009号蜂窝里。”

豆豆:“那么,豆哥录取豆豆咯?”

豆人:“那当然,打着探照灯都难找哈!”

豆人取了两瓶大黄蜂蜜、加热,与豆豆边吃边喝、边愉悦的侃谈起美好的明天来,得意忘形、忘乎所以,逐渐似酒酣眼朦胧,全然忘却了前堂的盈盈与小泥鳅。

豆人啃着一匹猪耳朵,口水如金花四溅,朗声侃侃而道:“等咱把捣蛋卖了大仙,钱一到手,买一匹8座大船(不买小船,常触礁、还惹鲨鱼),咱就带上豆豆、师妹,还有另一位媚妹,豆豆不介意吧?像孔子讲的,长风破浪得瑟时、直挂破帆济沧海,不出三五月就可到达幸福的彼岸——窝瓜多尔岛咯!”

豆豆喝几口蜂蜜,脸蛋绯红,袅袅而答:“豆豆跟了豆人哥,一切就都听豆人哥咯,豆人哥吃西瓜、豆豆就不吃南瓜。”

豆人饮下半瓶大黄蜂蜜,忽而有点感伤,低哑了声音,“8座的大船哈,还有几匹空座,要是月亮能回头也好啊!听闻她在牛大那儿过得挺委屈,牛寨户大人多、难处也不少,她就时常早餐都没得粥吃,唉——”

豆豆:“豆人哥真真是重情义的痴情汉子,令豆豆好生感动呢!豆人哥录取豆豆也不吃亏,豆豆想给你引见仨媚妹作嫁妆,一位好妹子喊作心谷,俩表妹云芸与云烟,云烟表妹还留过学、呆过五年巴犁的呢!”

豆人:“啊,那这竞聘岂不是超标了?”

共 81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近几年,有一个词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叫“串串烧”。“串串烧”,顾名思义,就是把很多一样或不一样的物或人串一块儿烧,然后延伸到方方面面,就有了串串烧,游戏串串烧,文字串串烧等等。近几年的春晚也借用了这一形式,或在同一首歌里串烧了很多不同的歌词,或在同一首歌里串联了很多不同的歌者。读完此篇《寻媚记》,编者不禁哑然失笑。作者的“串串烧”真是无处不在。从人名串串烧,孔子、墨子、李咏、本拉登等等,都是人所共知的历史或人物;从事件,招聘、旅游等等,都是生活里逗趣时事儿;最后,作者把孔老夫子的名言作了新的历史时代下产生的趣解。本篇小说诙谐而不失庄重,趣味而不落俗套,编者为作者的创意不由得再次会然一笑。一篇短文里无处不在的人物的趣闻或趣事“串串烧”,读来别是一翻滋味。荐阅!【:舒】

1楼文友: 17:46:00 寻媚记,串起了一系列的趣闻趣事。

问好作者。祝安。 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万里路。

奶粉过敏症状
安康看白癜风去哪里
忻州专治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