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木纹战歌之王第五十二节由我去一趟好了

2020-09-17 来源:

战歌之王 第五十二节 由我去一趟好了

骆家村坐落于青湖西侧,被两座巍峨的高山包裹在里面,仅留有一条小道通往外界。

这小村庄向来以青湖水产过活,虽然只有十几户农家,但家家人体态强健,随便拉出一个壮丁来,都要比那晟辛帝大军中的精锐要强。

原因也很简单,骆家村有一位先祖是浑天殿的长老,对浑天殿的崛起有着莫大的贡献。

那位长老仙逝之后,浑天殿对骆家村荫蔽有加,虽然不至于每人都能吃到仙丹,一些平常的滋补方子和练气手段,还是流传了过来。

这里本来是一座与世无争的小渔村。

一直到骆家村的一对孩童在青湖中游泳的时候发现对面的法源寺僧人似乎换了一批的时候,平静才被打破了。

根据骆家村的人的调查,那向来只有师徒四五人的法源寺,此刻似乎是住进了大量的香客,而且原先面善的主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着凶恶无比的僧人。

虽然他们只是远远地观望了一会儿,不敢靠近,但还是将这个情报上报给浑天殿。

浑天殿这才意识到幽冥宗在法源寺的布局。

因为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宗帅帅已经死去,天机被蒙蔽,所以幽冥宗之人在此盘踞的原因,他们仍然是没办法推算出来。

不过浑天殿也警觉了起来,派了不少二代弟子前来此地,一方面试探着幽冥宗的意图,一方面借助桃仙村被屠的借口,约战幽冥宗,要来一场青湖斗剑!

这才是最近今日,青湖两岸经常有五颜六色的光芒飞来飞去的缘故。

南方有不少修真之人,都集中在了这里。

等待着青湖斗剑的日子来临。

只不过双方虽然在斗剑之日前约好不动手,但难免有些人控制不住火气,偶尔起了摩擦,双方的管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浑天殿真正的精英弟子毕竟人少,比如朱文,作为这次青湖斗剑的领袖之一,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奔走拉拢,要调集仙真正道的力量,务必保证斗剑之上,浑天殿要赢得胜利。

而和法源寺的人交手的,大多数是年轻气盛的正道仙真,这些人法力不高,但借着浑天殿的气势想要打压敌人,却没想到幽冥宗请来的高手同样不凡。

这一来二去的,在青湖斗剑开始之前,反倒是仙真正道这边吃了些亏。

一开始还好,那管事之人还能凭借浑天殿的威望将势头压下去;但很快的,被他们叫过来的散修或者小门派的人就坐不住了,每日小摩擦中,总是被挫败,士气上也很伤。他们要求浑天殿出人,狠狠地打压一番那些邪魔外道的气焰才行。

对此,刚刚赶回来的朱文无可奈何,在众人的压力下,他似乎只有准备对法源寺进行一场突袭才有可能平息这些人的怒火了。

但稳妥起见,浑天殿诸仙其实等到青湖斗剑那一日再出手才是最保险的。

朱文两难之下,罕见的犯起了愁——

为了锻炼二代弟子的能力,浑天殿这次派了六名和朱文同辈的地仙来主持青湖斗剑。偏偏其中有四位,此刻还不在骆家村里,另外一位向来沉默寡言,性子犹豫,根本不会做决定,所以什么事情,都压在了他身上。

“朱师兄!今天如果我们再被压一头,恕我直言,我们南海派也待不下去了!”

一个穿着蓝白道服的火爆脾气年轻人喊道:“昨天有一个淫-僧隔着大老远调戏我师妹,我南海派三人都和他们动了手,奈何寡不敌众!”

“你们浑天殿当初喊我们过来,可不是这么说的!什么时候,浑天殿的人会躲着幽冥宗的邪魔了!”

这话顿时引发了其余人的共鸣和不满:

“是啊是啊!”

“浑天殿向来强势,这次青湖斗剑虽然是要讲规矩,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

“对付幽冥宗那种下三滥的门派,还要讲什么规矩?按我说,我们这些人一股脑杀过去,保证他们措手不及!”

“一口气杀过去肯定不妥,不过我也建议浑天殿出手,给那些邪魔崽子一点教训,免得这骆家村上下,士气低落啊朱师兄!”

议事厅里,左一句抱怨,右一句愤慨,搞的朱文头大无比。

而另外一名二代弟子更是被这场面搞的发蒙,干脆闭上眼睛装作打坐入定。

朱文被吵的头大,忽然,余光之中看到《相忘于江湖》(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主题曲)了一个人影!

那人和在场众人不同,正在打瞌睡的他在群情激奋的正道仙真里,大概是一股泥石流了一名救援人员在抢救工作中被扎伤脚。 新华社 陈燮摄。

但是在朱文眼里,他却仿佛找到了救星一般!

“大家稍安勿躁!”

朱文提了提嗓子,议事厅顿时稍稍安静了下来。毕竟浑天殿弟子的身份摆在那里,之前浑天殿的管事也指明说朱文是主持这次斗剑的六名弟子之一,闹归闹,具体的事情还是要听他的。

所有人都伸着脖子,等着朱文出主意。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这么一句:

“韩乐师弟!你觉得呢?”

韩乐师弟?

其余人面色古怪,看向了那个打瞌睡的人。

有些人眼里甚至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只不过这种不屑,很好地被隐藏了起来,毕竟就算他们再羡慕韩乐的运气,也不得不承认他浑天殿弟子的身份!

但承认归承认。

要让这群正道修真听韩乐的,他们还真不乐意。

在他们印象里,韩乐是前几天才来骆家村的,看着倒是蛮清秀的,可惜一打听,居然是一个入门才三个月的新人!

浑天殿的人到底在干嘛?

眼高于顶也不必这样吧?

青湖斗剑可是要闹出人命的事情,就算为了锻炼弟子,怎么把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派出来了?

很多人根本看不懂。

再加上韩乐进了骆家村以后,每天吃吃喝喝睡睡,偶尔在湖边发发呆,一点没有高人的风范;于是有人去套话了,很快的,关于韩乐的身世背景他们都知道了:原来是因为桃仙村被屠才进的浑天殿的关系户!

有人猜测,浑天殿让韩乐过来,估计是想要让他亲眼看看幽冥宗的人被击败的场景,平息心魔,日后好继续上山修炼。

但没有人对韩乐有好感,哪怕有些人同情韩乐的身世,但很快就被韩乐消极无比的态度给搞恼火了——大家都是来和邪魔战斗的,就你一个跟旅游似的,难免有些不合群。

是以,除了朱文之外,大部分人选择了敬而远之。

而当谪仙人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就更感慨了。

浑天殿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但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也太大了,有那单人入京杀的幽冥宗闻风丧胆的谪仙人,也有韩乐这种在硝烟弥漫的骆家村都能吃吃喝喝每日议会必打盹儿的混子!

毕竟那一夜京都血战的消息虽然早早地流传开来,但没有人知道那乘坐紫鸾的浑天殿谪仙人的身份。

韩乐进入骆家村之后,自然也是遵循了低调行事的原则。

他是懒得管这些闲事,他关心的,只有九州图。

所以面对那些流言蜚语,他只是选择——

睡觉!

……

但是,别人的话可以不管,朱文的话,韩乐还是必须要尊重一下的。

第一朱文是他名义上的师兄,第二,韩乐对朱文的观感也是很不错的。

在虚玄岛的那些日子里,朱文对他很是照顾,而且也帮他找到了很多情报,为他日后理清浑天世界的脉络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面对朱文的求救,韩乐终于揉了揉眼睛:

“一切由朱师兄定夺便是。”

他这种典型的偷奸耍滑的发言,顿时招来无数鄙夷的目光。

韩乐自己是想划水,其余人却觉得韩乐根本没有任何法力,自然也不敢怎么说话。朱文问他,多半是想要转移一下众人的注意力罢了。

只有朱文自己知道,韩乐一日修成地仙,他虽憨厚,但不代表傻,京都谪仙人的身份朱文内心其实是有数的,所以才会出言询问。

听到韩乐这发言,朱文苦笑道:“韩乐师弟!我知道你主意多,这几天我们仙真正道这边的确也受了不少气,但碍于之前斗剑的名义,我们又不能真的全员出击,怎么找回这个场子来,我觉得你应该有想法。”

韩乐心中暗叹一声,他想了想,说道:

“青湖斗剑,本来就是双方约定好在十五那日开始。先前的这些小摩擦,其实都是相互试探,根本不作数的,示敌以弱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既然朱师兄担心骆家村的士气,那就由我去一趟好了。”

“也顺便打探打探他们的底子。”

此言一出,朱文还没什么,其余人都露出了震惊诧异的神色。

他们没有听错吧?

这个刚入门三个月的新人,说要去法源寺打探打探底子?

你是去送人头的吧?

一旁有人赶忙好心劝到:“咳咳……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韩乐却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没什么好从长计议的。”

“就由我走一趟吧。”

“反正我一个人出手,也不算坏了青湖斗剑的规矩。你们都别动手就行。”

说罢,他便在这一屋子正道仙真诧异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


金华白癜风治疗中心
降脂药
珠海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