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木纹一丝红笺

2020-09-17 来源:

一丝红笺,情难书深浅

大漠苍穹梧桐黄,只感深情暖胸膛。

花影流疏许柔肠,天籁奏响夜突凉。

浮萍沉默自旁徨,花落不知怎思量,

浅吟轻唱似流光,泪湿青衫独罢伤。

风欲静,而心不息,一辈子三个字听来好熟悉,没说然后就在一起,已经来不及,相遇猝不及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若不是喜欢?怎会每个念头都关于你?闭上眼,就如见到你活泼可爱,阳光大男孩的浅笑盈盈,一举手一投足,都那么牵引我的视线。过往的岁月里,我只是一个孤独的灵魂,无处可依。你的到来,我不想逃了,因你惊醒了我的存在!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习惯了等待,其实我们也无需用时间约定,仿佛心中已经有了默契,我知道,你定会来。于是,我摊开掌心,捡拾一朵爱的花瓣,为你,储存一缕心香。等你,想你,是甜蜜的心痛,可我依然会在想你的时候等待,等你不忙了,就来找我。快乐的时光总是叹短,即使重复着每天的故事,也不觉得厌倦。淡墨相思的红笺,于温暖的指尖记录着难以忘怀的情愫,缘聚,是内心的丝丝感动,今生能够遇见,便是幸福。

遇你,我青春的旋律是午后的春日暖阳。世间女子大抵都是如此,只不过是静候一个结发牵手的人。当《匆匆那年》的旋律再响起,岁月宽容了曾有的眷恋,纯真快乐的时光凝固于照片,无论我走过多少地方,历经多少沧海,对你的那份真,是一份爱的约定。或许彼此曾有的深情相拥,是亲历过至美的风景,因为爱,总愿意为一些渺小而感动,无私的交付自己。牵了的手,在不见不散的诺言里,用一生来铭记。从小我胆量就小,很依赖,于是,我渴望的是一份安宁,很怕像浮萍,无的依的独自瓢零。

淡如水的光阴,光阴总是淡淡的如水般逝去。许诺一丝红笺千里牵,或许相处时光太久,心生厌倦。期待,变成了失望,拾掇过往,孰真孰假?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白落梅说过一个人只要守着内心的安静,任世间风云变幻,终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静在骨子里的美好情怀,千万年后,也不会有多少更改。爱情,在每个人的心里一直都有的字眼,它或许不是婚姻,不是家庭,不是诺言,是一种味道,一个念想。

内心偶尔苍凉,一生为一人,剪不断的红丝千缕,理还乱的别绪无休。恰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水遥山远阻不了远谩相思,一刹那的真情,爱情永恒,不能自拔,那不是刹那,因为彼此明了,爱有多深,牵挂和不舍就有多长。这是生命的滋味,无论阳光明媚,还是雷电交加,个中滋味都要尝一尝。为什么说岁月无情而又极美?它流逝了春花,秋月,夏日,冬雪,我却享受了其中,因有不变的情怀,会使一些遥远记忆中的说话浮到嘴边,让人忍不住想再听一遍。那愰若隔世的相逢,是百花深处的琉璃梦,寄托,才聊以慰籍走到绝处的相思。

清灯陪伴,指尖流淌的笔墨,文字里寻真情的一缕幽香,将婉约的心事,装订在轮回的素笺里,轻拈花香一瓣,装扮了流年,五彩斑斓,灿烂的满腹花事,晕染了亮丽的底色。记忆里的情,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环境里念起,你是锦色,我是年华,无需涉水而行,一直会住在我的心房里。人本多情,轮回的巷口里,寻找一些故事里最初的模样,编织着恒古的缠绵,依眸而唱的心曲,词念过几阙,书该启哪卷才是我的序言?云袖舞从饲料销量上不难透视到现在养殖的存栏量;其次严重的疫情对肉禽的危害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月光,今夜的幽风是否传来你的轻吟?思念为何漫延疯长?

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曾努力记住的,遗忘了夏风从消停的雨落中拂过,我竟然打了个寒颤。或许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复杂的,原谅也好,恨也罢,情好难藏,相思的针线,占了眼,占了思念,占据了一整天!这辈子,还是做个通俗的女人,不做庸俗的女人,做个爱读书的女人,因为你想要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先得让这个世界看到最好的你。爱情不是一见钟情,是日久生情,所以幸福不是努力去爱,而是珍惜平静的生活。

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种鸟叫荆棘鸟,一生只飞一次,世界上有一种情叫爱情,一生也只有一次。其实我好羡慕芳华绝代的林徽因,能够让三个优秀的男人为她情深款款,也只有她才可以做到。林徽因美丽,但依靠的不是美貌,而是她的学识和智慧。她无人可及的才情营造了一种明丽而坚实的精神魅力。她所拥有的一切也不是寻常女子能有的,愿成为她那样的女子。当我左手握着时光,右手握着你,可知光阴的故事让我倍感珍惜。

墨者说:当你不知道谁爱你,只需看看谁为你付出最多。因为付出是爱情最好的表达。当你不知道谁最爱你,只需看看谁为你改变的最多。因为改变自己,比付出更难。金钱也好时间也好温柔也好,许多可以拿出去的东西,都没有自我珍贵。而用改变自己来迎合你的人,是爱到了深处。人的念,并不是每天相见,一份犹豫,是爱得不够真切,一次离散,是用心体会后的眷恋,伴随着生命走过每一片落叶,诉说着多少拾掇不起的为什么?缘乃天注定,份乃人为,岁月并没有惊扰你,念念不忘的红尘过客,只是自己的心知道,真情,才会素色生香。

试问人生多少别泪,于流年慢慢苦消磨,曾经只道是不堪说?梦随流水流到了天涯,无情的芳草,有限的春光,都交给了年华,人情弹指成空。几步之遥,一生的距离,相濡以沫,原是一口气。纵然事事苍桑,还是愿意相信,只要心存善良,心灵的桃花源会沐浴阳光,我在喧闹的凡间,把灵魂安放于清静的佛堂,平常心看烟雨里的一朵花开,活得风清云淡,沧海枯荣,那些顺境或逆转,能锦上添花固然很好,雪中送炭似乎犹显艰难。一丝红笺,情难书深浅盈一份眷恋,留一份懂得,缘,也能丰厚这个有情的夏天!


阳江牛皮癣专科医院
防城港治疗白癫风医院
临沂市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重庆旅游网